第478章 迪马什转告(1 / 1)

大唐的旗帜 七帅 1027 字 1个月前

“兄长,米特拦下你说甚底了?”见兄长走进来,丹妮娅立刻问道。

“他说,让我转告卓姑娘和唐姑娘,要做好出兵呼罗珊的准备。”

“做好出兵呼罗珊的准备?殿下已经做出决定了?”

“没有,米特没这样说。只是适才殿下忽然来到营中询问低品武将与士卒是不是愿意继续攻打呼罗珊;夏叔猜测高品武将间争执不下,殿下难以决断,所以听听士卒的想法,以做出最终决定。他说他们八人,还有营中被问到的十来个士卒都愿意,因而觉得出兵的可能较大。”迪马什再次回答。

“阿费夫在昭武九姓国又侥幸逃出生天,这个害死姑姑姑父的罪魁祸首还活着,咱们应该继续打下去。”丹妮娅顿了顿说道。

经过长达三年的交战,与大多数护士一样,她也对战争有些厌倦,只是为姑姑一家报仇、杀死所有涉及仇人的心思在支撑着她坚持随军。

“还有史信。这个叛贼又带着族人逃到木鹿。也要将他生擒再凌迟处死!”迪马什说着,自然而然带上咬牙切齿的意味。

“一定要杀了史信和阿费夫!”丹妮娅也语气坚定地说道。

“不提他们了,反正只要打呼罗珊,我不信他们两个能逃到天涯海角去,一定不会有好下场。”迪马什说了一句,又对妹妹道:“我见卓姑娘和唐姑娘不合适,你过一会儿回去了记得告诉她们。”

“我这就回去告诉她们!”丹妮娅说着,就要起身去营中。

“哎哎哎,你别现下就去啊!”迪马什赶忙拦下妹妹。他每日天亮后找妹妹说一会儿话,今日正走在路上忽然碰见米特,先吩咐亲卫过来告诉妹妹一句,自己听米特说完话后才赶过来,还没与妹妹说体己话呢。

“妹妹逗兄长的。”被迪马什拦了几下,又见他脸色焦急,丹妮娅忽然笑着说道。

“你呀,就会与我开玩笑。”迪马什见状哭笑不得地说道。

“这样才有意思嘛。干坐着聊天,每日也没那么多新鲜事,多没意思。”丹妮娅笑着解释。

“还是小孩性子,你今年都十四了,明年就要成年,也是可以嫁人的年纪了,还这样。”

“说这些作甚。”听兄长提起嫁人,丹妮娅变得有些害羞。

“你都十四了,也是该嫁人成亲的年纪了。若殿下不出兵呼罗珊,咱们回到碎叶城,我该给你相看年纪差不多的年轻小郎了。”

“兄长先给我找个嫂子吧。”丹妮娅发起反击:“兄长今年已经二十三,比妹妹大九岁,若妹妹是该成亲的年纪,兄长更是该成亲的年纪。”

“你说的也是。”不料兄长的反应与过去不同,竟然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我确实该为你找一个嫂子了。不说别的,若你成亲时候没个嫂子,我一个人张罗不合适也不方便。”

“兄长,你怎么,怎么这个反应?”丹妮娅愣了一下,出言道。

“不这个反应,甚底反应?到了年纪就该成婚,我年纪也不小了。虽然咱们突厥人不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也得找个女人一块过日子。”

“是妹妹错了。”丹妮娅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她也没有和兄长搞骨科的想法,只能承认错误。

“不说这个了。米特说殿下不管出兵还是撤走,都会在这几日内决定,你提前做做准备,殿下下令后不至于手忙脚乱的。”迪马什又转回刚开始的话题。

“妹妹知道了。兄长也早做准备。”

“我不能早做准备。”迪马什却摇头。“我是武将,不等殿下的命令就擅自吩咐麾下士卒做准备?那与说书人口中的杨修又有啥区别?轻则被呵斥一顿;重则被革职。我虽然战后不想继续留在军中,可被人赶出去与自己辞行不一样。”

“那妹妹也不能提前做准备。”

“你不一样。你和护士都不是军中将士,军规也管不到你们;而且许多护士归心似箭、大家都知道,提前准备很正常。”

“妹妹知道了。”丹妮娅点点头,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对迪马什道:“兄长,博文表兄,他,还让他留在军中么?”

“博文?”迪马什听妹妹提起表弟,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

在全家遇害后,苏博文足足在床上躺了两日才醒来,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父母妹妹的情形。迪马什担心说实话会让表弟经受不住打击随父母而去,骗他全家都还活着,只是受了重伤,须得分开疗养。苏博文信了表兄的话,继续在床上养伤,过了一个月差不多全好了才要去见父母妹妹。

这时迪马什与他说了实话,苏博文当即哭得不能自己、悲痛欲绝,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当时大军正好开拔,他就求迪马什让他进入军中,为父母妹妹亲手向大食人报仇。

迪马什不愿表弟入伍。接下来在昭武九姓国的交战必定十分激烈,死伤不会少;他们兄妹是巧合之下进入军中,完全是不得已,不想让表弟再冒着生命危险。

可苏博文执意要入伍,迪马什只能将他召进军中,做自己亲卫。昭武九姓之战他也没立下大功,仍是201团校尉,苏博文也仍是他的亲卫。平时苏博文都会和他一起来看丹妮娅,可最近生了病,只能在帐篷里养着。

苏博文对与大食军交战最为支持,一如当初碎叶城被屠戮后逃到喔鹿州的人,这段日子整日在营中宣扬攻打呼罗珊。

“不让他在军中,又能如何?”迪马什想了一会儿,对妹妹道:“他执意要亲手杀大食人为姑父姑母报仇,即使我把他赶出去,他也会投入其他团而不是返回碎叶城。他从军已经一年,打过仗,其他校尉不会不收;我的面子也没大到能阻拦其他校尉召兵。还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

明日若苏博文病还不好,你去我营中再劝劝他,若劝不过来只能如此。”顿了顿又道。

“妹妹知道了。”丹妮娅点头答应:“妹妹一定竭尽全力劝博文表兄答应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