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6 都不容易(掌门好书就要花钱看加更)(1 / 1)

手术直播间 真熊初墨 1018 字 6个月前

看着店里挺红火的,还以为生意好,日子过得不错,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儿。”苏云道,“真是干什么都辛苦,干什么都不容易。”

“是啊,后半夜收摊,我还不能睡觉,要去抢一早的货。”烧烤店老板大吐苦水,“凌晨两三点钟去批发市场抢今天的肉,还得打起精神来,不能买注了水的,还得挑没有豆的。”

“现在还有豆猪肉呢?”郑仁诧异的问道。

“基本没有了,但偶尔遇到一次。要是不注意买回来,一天的生意就全都毁了。”烧烤店老板道,“回来后能睡一会,五六个小时。起来伺候老太太,然后穿串儿。”

“雇个人呗。”苏云道。

“现在人工多贵啊,雇个人成本打着翻的往上飞,还是自己吃点辛苦挣点小钱的好。下午出摊,再到后半夜。每天都这么过,从来都不去想明天。”

郑仁叹了口气,伊人说得对,那天烧烤店老板可能是一眼没照顾到,买的鱼有问题。不说就不说了,没什么意义。

只要不是故意天天都卖这种鱼就行。

看烧烤店老板的样子,估计他也不会那么做。

“老太太这面呢?”郑仁问道。

“我们照顾上午,下午、晚上找护嫂。虽然不是全天,但有后半夜,也挺贵的。您二位给评评理,一个月那么多钱花了,还给老太太弄气管异物了!”

他只是抱怨,却没了之前那股子愤怒的劲儿。

吐了苦水,唠叨唠叨,冷静下来,他也懒的折腾。虽然人生的要义就在于折腾,可是有更大的苦恼笼罩着,肩头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压的烧烤店老板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

“慢慢来,总是会熬过去的。”苏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年纪与阅历,加上本身强悍的属性,还没被生活盘成狗头,所以这些对他来讲还很陌生。

“老人家的状态还行,但已经有坠积性肺炎的趋势了。”郑仁不想去谈这些压断脊梁的话,他轻轻说道,“出院后每天翻身扣背咳痰的次数要增加。”

烧烤店老板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两位是912的医生,他连忙问道,“那您二位说应该一天几次?”

“2-4个小时一次。”郑仁道,“我看了,老人家身上没有褥疮,你平时照顾的相当精心。”

“唉……”

说到精心上,烧烤店老板非但没有开心,反而长叹一声。

郑仁在海城见过很多类似的患者、患者家属。瘫痪在床的患者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会把整个家都压的支离破碎。

有人选择放手,有人选择不放手,这些郑仁都能理解。自己只是一名医生,能做的也就是把异物取出来让患者尽快离开ICU那个花钱如流水的地儿。

说不尽的唏嘘,郑仁默默的抽完烟,把烟蒂掐灭,拍了拍烧烤店老板的肩膀,“找个地儿睡吧,别担心,912重症的力量还是很强的。”

烧烤店老板有些迷茫,他像是雕塑一样坐在椅子上,没有理睬郑仁说的话。

过了将近20秒,他才喃喃的说道,“我还得去买食材……”

郑仁楞了一下,知道自己忘了什么。他刚刚说过,每天凌晨两三点都要去买食材,要不然小店就开不下去。

没有现金流,不光是老人保不住,怕是连他们两口子都要回老家去种地。

人生有时候还是很无奈的,哪怕床前尽孝都还得惦记明天的生活。

“多保重。”郑仁叹了口气说道。

“没事。”烧烤店老板咧嘴笑了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能差这个坎儿么。猪肉涨价几年一次,我有准备,就是现在苦点,等猪肉掉价就好了。”

虽然他的笑容很勉强,但郑仁觉得他说的对。

“那我们回家了。”

烧烤店老板点了点头,很认真的鞠躬,“两位,谢了。”

苏云抬起手,挥了挥,示意告辞。

回家的路上,风有点冷。

已经十一月下旬了,眼看着天上彤云密布,最近几天要下雪。

苏云紧了紧衣服,“老板,你说这人呐,活着是真不容易。”

郑仁笑了笑没说话,他想起来和小石头说的那些话了。苏云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加上他本身的硬件像是开了挂一样,应该很难做到感同身受。

自己要是没有大猪蹄子,估计并不比烧烤店老板好到哪去。至于现在看着悲催的周立涛更是当时自己无法仰视的目标。

“回家了。”郑仁轻声说道,“你和常悦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别提这事儿,我恐婚。”苏云道,“就跟你害怕老丈人一样害怕,说点高兴的事情,比如说你准备哪天去斯德哥尔摩?”

“领奖么?看看小石头病情变化的。”郑仁轻声说道。

“可别弄出来因为要照顾小石头没时间去瑞典领奖的狗血事情出来。”苏云道。

“不会的,用你的话说912重症医学的力量是很强的。”郑仁道,“我不在,他们也会把小石头照顾的很好。该没办法还是没办法,我在不在都一样。”

“你觉得小石头的情况怎么样?”

“总体来说看着还好,只是这次用完药之后肺组织纤维化的比较厉害。”郑仁道,“希望别再进行性加重就好。”

“我看你带回来的报告说是粘液溢,有好办法么?”

“你那面有突破么?”

两人同时问道。

随后两人又同时沉默下去。他们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路不一样,想要找出一条适合的崎岖小路要多不容易就有多不容易,哪有那么容易成功。

一路走回小区,郑仁和伊人联系,知道她还带着黑子在遛弯,便不去想那些个沉重的、让人不开心的事情。

时间已经不早,能和伊人在楼下转悠两圈,说说悄悄话也是很好的。

进了小区,郑仁一眼就看见伊人,她蹲在地上,好像正在和黑子说什么。手轻轻的摸着黑子的头,郑仁觉得难怪最近自己看黑子头顶有点秃,都是伊人盘的么?

看来黑子也不是很容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