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1 / 1)

穆克藏梵满脸傲然,充满了自信。

陈浩笑了笑:“你难道忘记七天前,险些被我仍下擂台的事了?”

穆克藏梵脸色蓦然阴沉。

七天前那件事,是他的耻辱,人生的污点。

那个时候,陈浩速度确实太快,他完全没反应过来。

但今日不同往日了。

这七天时间,他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此时再对上陈浩,穆克藏梵相信自己绝不会输。

“七天前,你带给我的耻辱,今日,我将亲手抹除!”

穆克藏梵冷哼,浑身腾起金光,在酝酿杀招。

在穆克藏梵的金光照耀下,浑身焦黑的陈浩显得很可笑。

穆克藏梵犹如怒目金刚,陈浩却像是泥巴菩萨。

这要打起来,谁胜谁负不是一目了然吗?

“陈浩太执拗了,这种时候,就该认怂才对。”

“没错,华夏不是有一句古话:大丈夫能屈能伸吗,这个陈浩太犟了。”

“他如果直接不参赛,或许还能保全名声,可如今站上擂台挨打,岂不让英明毁于一旦?”

各国高手摇头,此刻穆克藏梵和陈浩鲜明的对比,让他们再次想起了审判庭的杀伐大阵。

陈浩只突破杀伐大阵,而穆克藏梵却毁掉杀伐大阵。

这足以说明,穆克藏梵强于陈浩了。

更何况,陈浩还在炼狱九层待了七天,已被耗尽了精气神,自然更不是穆克藏梵的对手。

天竺国的人十分嚣张,竟是对着陈浩竖中指:“陈浩以为他战胜了西泽尔,便是世界第一了,殊不知我们的穆克藏梵更强大!”

“呵呵,陈浩想要挑战穆克藏梵,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等陈浩被穆克藏梵打得痛哭流涕,跪在穆克藏梵脚边求饶的时候,陈浩自然会明白,他在穆克藏梵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

也有天竺国人,对着穆克藏梵喊话:“穆克藏梵,赶紧秒杀陈浩吧,我可不想看你吊打蝼蚁,太无趣。”

“怎么能秒杀呢?

要我说,就该多吊打这个陈浩一会儿才好。”

“没错,其他国家不是说,陈浩是华夏真龙吗?

今日我天竺国的天才,就是要吊打华夏真龙!”

穆克藏梵对着天竺国人微微颔首:“我会如你们所愿,将这个华夏的所谓真龙,狠狠踩在脚下。”

闻言,天竺国人都欢呼了起来。

其他国家的人,则叹息摇头,看陈浩的眼神充满悲悯。

他们认为,陈浩要被穆克藏梵凌虐了。

陈浩没有理会这些声音。

甚至没有正眼去看穆克藏梵。

从穆克藏梵回应天竺国人那一刻开始,陈浩就不再认为,穆克藏梵有资格让他正眼相看。

在这种决战时刻,一个真正的高手,应该全身心地关注对手!穆克藏梵哪怕只回应天竺国人一句话,在陈浩看来,也是落了下乘。

陈浩眸子开阖,眼神变得凌厉,神情变得认真。

尽管他有自信碾压穆克藏梵,但他依旧不会掉以轻心。

但是,陈浩的眼神变化,却被天竺国人认为是害怕了。

“瞧瞧华夏陈浩那严肃紧张的样,也太可笑了吧!”

“哈哈哈,看看穆克藏梵,多么轻松啊!”

“这说明什么?

说明穆克藏梵自信能轻松打爆陈浩,而陈浩却心里没底,所以才需要严阵以待。”

“一场碾压的比赛而已,太无趣了呀。”

天竺国人大笑着,尽管决赛还未真正打响,但他们好像已经看到了比赛的结局。

其他国家的高手并没有反驳,虽然天竺国人颇有小人得志的意思,但谁让穆克藏梵就是比陈浩强呢?

听到这些话,穆克藏梵脸上笑容更灿烂了。

陈浩则一言不发,懒得去解释。

与其浪费口舌,不如用拳头说话!就在这时。

穆克藏梵身上的金光,炽盛到了极点。

穆克藏梵浑身肌肤都变成了金黄,就连发丝都像是黄金铸造!穆克藏梵,当真犹如一尊佛家金刚!“嘶——”看到此刻的穆克藏梵,百国高手倒吸凉气。

穆克藏梵刚才,只是一只拳头化成金色,便轻松锤烂玄龙神甲,爆发出堪比化神巅峰的力量。

此刻全身金光闪烁,该强大到什么地步?

“我不会留手,将动用最全力量,赐你荣耀的死亡。”

穆克藏梵宝相庄严,肃穆神圣。

他话音落下,抡拳朝着陈浩轰去。

砰!金光炽盛,闪耀三千米。

虚空震动,苍穹像要被撕裂。

这一拳,绝对能轰杀化神王者!不少人转过头,不想看到陈浩被一拳砸得稀巴烂的惨烈场景。

面对穆克藏梵至刚至猛的一拳,陈浩没有选择避退。

不仅没有避退,甚至连灵力都没有运转。

在炼狱九层,陈浩锤炼肉身,无数次皮开肉绽,骨裂血干,才换得如今肉身近乎完美。

此刻穆克藏梵既然要比拼肉身,陈浩自然不会退缩,和穆克藏梵硬碰硬,要在穆克藏梵最擅长的领域,将穆克藏梵击败!砰!陈浩和穆克藏梵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这是众人眼中,泥巴菩萨和怒目金刚的碰撞。

每个人都觉得陈浩会被一秒干碎。

然而结果却是……咔嚓!穆克藏梵金光璀璨的体表,出现了裂痕!并且穆克藏梵在后退,脚步很踉跄,嘴角还有鲜血溢出。

陈浩则站在原地,不动如山。

这一幕,令人大惊失色。

“输的人竟是穆克藏梵?”

“怎么可能,陈浩为何还能赢?”

“不可能,这违反了常理,不可被理解。”

“陈浩真是妖孽吗,为何能创造这种奇迹?”

天竺国的人更是哀嚎,他们刚才扬言要让穆克藏梵吊打陈浩,结果却是如此,令他们面红耳赤,无法去接受。

然而此刻,苍穹之下却传来一阵大笑。

这笑声……来自穆克藏梵?

各国高手疑惑不解,穆克藏梵为何要笑?

是被陈浩大傻了,在发疯吗?

“谁说输的是我,输的是陈浩才对!”

穆克藏梵抹去嘴角鲜血,脸上写满了得意。

闻言,众人再度看向陈浩。

赫然发现,陈浩的体表,居然布满裂痕。

陈浩就像一件裂了的瓷器,轻轻一碰,就会碎裂,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