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穿越(1 / 1)

“5,4,3,2,1。”她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将脖子的围巾系好,听着列车入站的鸣笛声。

小跑着跳了下去。

远处阴沉的天空微微亮起了一角,像是在笑一般。

“神之序列养成计划,启动。”

……

正在电脑上看书的苏笑,心头猛的一颤,刚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个对话框缓缓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你想要穿……”

还没等是和否的选项出来,苏笑便点了右上角的叉号将其关掉了。

无他,唯手熟尔。

正当苏笑洋洋得意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对话框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是选择灵气复苏还是末法时代?”

这次没有叉号。

看着word里的《灵气复苏英雄传说》,苏笑有些不屑的转过了头,试图无视这个对话框。

“别想骗我去异世界,肯定是又缺壮丁了。”

对于这种十几年前就被玩滥的套路,苏笑很清楚这里面的道道——能够被人写成书的都是万里挑一的奇人。

大多数被骗过去的穿越者都成了默默无闻的炮灰,连一点存在过的证明都没有。

苏笑之前就看过一本数千个穿越者穿越到一起然后互相演戏的故事,实在是步步惊心四处是坑啊!

但对话框似乎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见目标久久没有做出选择,对话框也是干脆利落的来了个全选。

苏笑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便眼前一黑,意识出现到了一片混沌之中。

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除了苏笑自己的意识,什么的感觉不到,包括他自己的身体。

还是那个熟悉的对话框。

“是否选择神令保驾护航养成系统……”

这次苏笑干脆利落的点了否。

“这种老掉牙的套路实在是有些无聊,有没有一点新鲜的?”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苏笑的自言自语,对于苏笑这种特立独行拒绝系统的神经病,虽然比较少但偶尔还是会出现的。

因此对话框对此也是早有预料。

“是否选择天赋。”

否!苏笑就好像任性的小孩子一般,不停的点击着右侧的按钮,也不知道是在任性给谁看。

直到一连串的对话框都被他点完,苏笑才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睛,想看看梦境定制游戏公司有没有什么新花样。

这种推销式的弹窗,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

在人们研发出引导梦中的潜意识的梦境舱之后,梦境游戏便成了最受人们欢迎的娱乐方式,之前只能活在幻想中的千奇百怪的世界在梦里都成了现实。

人们沉浸其中享受着科技带来的欢愉与迷醉感。

但对于苏笑这种老书虫来说,这些按照经典网文改编的梦境似乎是太过俗套了,没有一点新意,自然也给不了他想要的刺激。

而那些内容丰富的新梦境都是vip专享的付费内容,囊中羞涩的他只能参与公共梦境,但每次都被分到杂鱼的剧本。

因此苏笑才有了各种拒绝系统的奇葩行为。

根据以往的经验,天无绝人之路,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操作一般拿不到杂鱼的剧本,就算拿不到关键人物,也至少是个小boss。

只要避开主角团,苟活到后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但奇怪的是,这次的梦境并没有在“滴”的一声后开始,而是好像死机了一样,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等待苏笑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看到了那熟悉的重生窗口,瞬间松了口气,满脸期待的朝着那片辉光跳了过去。

但令他惊讶的是,这次既没有熟悉的面板,也没有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就连那句听的想吐的梦境游戏公司祝你游戏愉快都没听到。

穿过一片雾气之后,苏笑看到了却是一片诡异的光芒。

“神之伟大不必歌颂,神之领域也不需引导便可使踏入者朝圣。”

一个清脆的女声缓缓的从他的身后传来,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幻,却又有种另类的真实。

还没等苏笑反应过来,两个身上燃烧着暗黑色火焰的少女便以一种若隐若现的虚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像是刚从地狱逃出来的天使一样,圣洁与邪恶共存,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这是,引导的npc?”苏笑试探着想要跟她们打个招呼,看看能不能触发什么特殊事件。

但现实往往残酷的多,还没等苏笑开口,他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接着便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苍茫的大地上。周围到处都是死亡的味道,雨点轻蔑的落在脸上,冰冷的触感却有种烧灼的感觉。

仿佛自己的身体被点燃了一样,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焦炭的味道。

苏笑茫然的看着四周,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残骸和奇形怪状的残缺物。好像曾有大战发生一样。

但它们所遗留的气息让人有些熟悉,好像那个伟大的存在就在自己眼前一般。

而此时,那两个少女也是轻轻的拍了拍苏笑的肩膀,冰冷的开口道:“我们都是背负罪业之人,从你踏入这片神域开始,你便与我等同罪。”

苏笑木然的抬头望去,圣洁与光明的象征高悬于空中,明明是深夜,但因为伟大的存在,天空比白昼还要明亮,让人下意识的想要顶礼膜拜。

按照人们通俗的叫法,或许称祂为神更合适一些。

然而还没等苏笑思考事情的原委,神便用一种他从未听过却能明白其中含义的语言,冷漠的宣告了苏笑的死刑。

“神临之日,便是尔等覆灭之时。”

……

一阵恶寒之后,苏笑猛的惊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双手,苏笑有些心虚的松了口气。

正当他习惯的拿着床边边的水杯准备喝口冰可乐压压惊的时候。喝到嘴里的却是一股又酸又哭的奇怪液体。

“噗!”这什么东西,看着自己手中破破烂烂的杯子,苏笑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他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认真的环视了一圈四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周围空旷的一切,苏笑有种家里进贼的错觉。

但随即他便发现了异常。

“我的梦境体验舱呢,我放在这的这么大一个梦境舱呢!”

没人回答苏笑的问题,不管是苏笑的梦境舱还是花光他积蓄的塑料小人,都消失的无声无息,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难道,自己还在梦境游戏里?”

看着床边的水果刀,苏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