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 吴冕的办法(1 / 1)

医者无眠 真熊初墨 1016 字 1个月前

回到酒店,各自回房间。

“哥哥,我看你的脚步有点乱,你心里想什么呢?是不是在犯愁?”

关上房门,楚知希便问道。

“在想解决的办法。”吴冕说道。

“解决?”楚知希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哥哥脑子里又闹出来什么古灵精怪的想法。

“你竟然有解决的办法?!”

“只是一个笨法子。”吴冕叹了口气,坐到床边,腿搭在窗台上,看着天河上面的云,悠悠的想着事情。

楚知希也叹了口气。

原本以为来到天河支援,3-5天就能看见光亮。

可没想到疫情比想象中更猛烈,而且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像是漫山遍野的山火,必须要动用非常手段,而且还特别难办到。

楚知希用特别来形容这件事,而不是不可能。下意识中,她相信哥哥的办事能力。至少在两人相识之后,没有任何一件事能难住哥哥。

【我曾经跨过山河……】

吴冕接起电话,“校长。”

“准备视频会议。”电话里的声音透着无尽的疲惫与沧桑。

“好。”

吴冕像是身子底下安装了一个弹簧似的,从椅子上弹起来。

打开笔记本,进入视频。

视频中校长似乎老了十多岁,鬓角斑白,双颊消瘦,满满的疲倦。

“吴冕,你每天工作多久?怎么这么长时间脸上还有勒痕。”校长问道。

“十五个小时左右。”吴冕轻声回答。

“穿一身防护服,多久会出现呼吸性碱中毒?”

“4-8小时,没有剧烈运动的前提下。”吴冕说道,“但只要多注意一下就没问题。”

说着,他看着校长问道,“校长,你最近每天睡多久?”

“还没心思睡觉。”校长沉声说道,“上面已经同意建立方舱医院,全国暂停。”

一块石头落了地,吴冕反而不慌张了,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施工队伍已经开始改建三个大型场馆,你有什么想法?”

“校长,您也担心局面失控?”

“肯定么,但现在看面对新情况,不下狠手是不行了。”校长说道,“建设方舱医院虽然不是至善之举,但在现有形势下,是最佳之举,可以最大限度地防止疫情扩散。”

吴冕默然,点了点头。

“问你话呢,你有什么想法。”

“没想法。”

“你心里肯定有想法,明天你就去了,说说看。你小子鬼点子多,我还真是很好奇。”

“校长,您可是多年的老医生,您说方舱能不出事么?”吴冕先抱怨道,“一千多人在一起,十个失眠的患者就得折腾一夜。”

“别抱怨,说说你的想法。”校长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看着视频画面里满脸勒痕的吴冕说道,“再怎么难,还不是要有人去做?你有其他办法?吴冕,这个坎过去,一切都会顺利起来的。”

“没有办法。”吴冕道,“我想了两天,只能组织患者自己管理自己。”

“志愿者团队?”

“类似吧。”吴冕道,“在医院……您也知道,我有一次下班去开药,排队呢有人加塞。收款员和他说了两句,那人直接用拳头砸玻璃。我没穿白服,上去揪住脖领子一顿骂,那人就老实了。”

校长对吴冕的话不置可否。

“现在是谁会闹谁就有好处,医生是管不了的。指着鼻子一顿骂,上社交媒体胡说八道,院方的压力就上来了。”吴冕平淡的说道,“想要管理好,组织明白事理的轻症患者自己解决纠纷很重要。”

“这事儿可行,但最开始比较困难。”校长沉吟半晌后问道,“最开始你准备怎么办?”

“一点点来。”吴冕说道,“要是不行,我准备脱了防护服,穿上便衣去维持纪律。”

“胡闹!”校长怒道,“你是健康人!脱了防护服在方舱医院里肯定会被感染!”

“校长,我已经做了决定。”吴冕很平淡的说道,“您尽量催各种生活物资,条件好点,我们这面也容易一点。”

“你特么!”

一向儒雅随和的校长拍桌子骂道。

“注意点形象,多大岁数了,每天熬夜,还这么容易生气。”吴冕笑道,“就算不注意形象,您是不是也得注意身体。”

“你小子混账!我不允许你这么做!”校长怒气冲冲的说道。

“将在外。”吴冕道,“事情很简单,必然要面对无数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和患者解释,集中隔离避免传染给家里人,一旦病情加重可以直接用120急救车送去定点医院。有用么?谁会听?一旦恐慌情绪蔓延,后果我不敢想。”

校长沉着脸。

“到时候社交媒体上只会有三种声音,第一——这不是养蛊么?生怕交叉感染、生怕病毒变异、生怕ADE来的慢?您还能一个一个和他们说为什么?”

“第二种声音,为什么不早点搞!他们不会和第一种人吵架,假装看不见第一种人,因为没人愿意出头当这个恶人。校长,您这是拿一辈子的名声背书啊。”

“第三种呢?”

“第三种最少,简单夸一下。”吴冕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还是不出事的情况,一旦出事,从内到外,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都在您这里。”

“没事,汇报意见之前我已经想到了。”校长淡淡说道,“生死置之度外,个人名誉和疫情相比算得了什么,只要能熬得过去,怎么都好说。”

“所以啊,您能把生死置之度外,我就不能?!”

“你是违反原则。”

“没有更好的办法。”吴冕很坚定的说道,“第一批患者的情绪必须稳定,有出有进,慢慢的就好了。十天时间,只要能熬得过去,就拨云见月。”

“不行,我跟你说,你特么别胡闹!”

“这不是胡闹。”吴冕说道,“校长,没有必要,我肯定不会脱防护服。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你说是发生踩踏事件、死伤无数好呢,还是我脱了防护服,去维持秩序好呢。”

“……”

“我随机应变,刚刚说的只是最坏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