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9 教学视频(1 / 1)

医者无眠 真熊初墨 1085 字 28天前

而之前马修德设想了天河的情况。

他最怕的就是大家一窝蜂的冲上去,结果要物资没物资、要icu没icu,精锐骨干的力量完全没有发挥自己的作用就染病倒下。

按照吴老师的说法,现在一切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并没有被高传染、发作极凶的病毒打蒙。

这样就好。

十五分钟,马修德汇报了所有事情,吴冕一边作答,一边当着马修德的面把一台呼吸机、一台ecmo拆成零件,各自包装好。

“吴老师,您说疫情有没有可能传染蔓延到咱们这面来?”马修德问道。

“不知道,但就我来看,还是有可能的。”吴冕道,“而且可能性很大。之所以不同意您和薛院去,有这方面的考虑。最近一段时间二位有的忙了,一定要多注意安全。”

“……”马修德从这话里听出来了其他的意思。

“吴老师,我还是准备和您一起去。”马修德说道,“名义上的院领导带队,形式总得走一下。”

“别扯淡。”吴冕斥道,“就您和薛院,我记得在二院有个孕妇要跳楼,薛院走防火通道上去脸色发青,喘气都喘不上来,去那面干什么?添麻烦么?”

“别介,吴老师。”马修德见吴冕硬邦邦的和自己说话,打心眼里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总要有个居中调度的人不是。”

“不用,咱们管理的人特别少,您和薛院留在家里看着。天河市说是封城,其实一直到现在都还能离开。”吴冕道。

“嗯,我看报道了。”马修德轻声说道。

“我估计是第一次封闭天河这种大型城市,没经验,也怕市民反应过激。走一部分,留下来一部分,减轻全国的压力,也减轻天河的压力。”

吴冕淡淡说道。

“吴老师,那面的生活物资够吧。”

“我估计够。”吴冕道,“现在缺的,是八百年用不上一次的防护物资。要不是这几年有雾霾,好多人都习惯性戴口罩,怕是更麻烦。”

说着,吴冕笑了,“凡事有好就有坏,咱们这面空气不错,我估计很多人连N95都没见过。”

“是,很多医生护士都没见过N95。”马修德应道,“那玩意太高端,咱们普通科室根本用不到。”

“生活物资肯定不会缺,不光是老百姓,国家也像我妈一样每年都储备无数的粮食、冻肉。这是战略物资,是民生保障,马院您放心好了。”吴冕道,“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去了是什么情况,估计很难。”

“我……”

“您留下,薛院也留下,现在按照正常逻辑分析,咱们这面会好点,但不会好到哪去。别争执了,您在家这面可能担子更重。”吴冕道。

“好。”马修德点了点头。

“别担心,到时候咱们每天沟通。家这面有什么事儿,随时联系。我可能穿防护服不方便接电话,最多晚几个小时。”

“那面要是断网怎么办?”马修德担心的问道。(注1)

吴冕的手停在半空中,只一瞬间,马修德觉得气氛不对。

“要是那样,意味着天河市完了。”吴冕又继续开始工作,语气很平淡,“这是最坏的一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马修德久久无语,看样子吴老师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这是最坏的情况,希望不会走到这一步。

按照吴老师的说法,军医已经集结,24小时之内就能成为第一支成建制的医疗队投放天河市。

全国源源不断的医护人员进入天河市,肯定会极大缓解那面的紧张情况。

“吴科长?”外面传来韦大宝的声音。

“进来吧。”吴冕高声说道。

韦大宝拎着几个大塑料袋走进来,他的脸被冻得通红,耳朵泛白。

进屋后把塑料袋放下,用力搓了搓脸颊与耳朵,这才说到,“跑了省城二十多家药店、五金店,把见到的创口贴和胶带都买了。”

马修德看了一眼塑料袋,里面好像还有一套防护服和隔离服。

“马院,这是吴科长让我拿来的,其他都在剑协医院,装了好几车。”韦大宝严肃说道。

“创可贴,吴老师您准备拿它干什么?”马修德问道。

“护目镜太硬,戴的时间长了脸上的皮都被磨破了。”吴冕道,“有创口贴能保护一下皮肤,要不然会很难受。”

“胶带呢?”

“防护服的袖口、领口位置最好用胶带粘好,提升防护效果。”

“您这是……”

“在非洲研究埃博拉病毒的时候经常用,有点小经验。但不知道适合不适合天河市的情况,谁知道去了之后会遇到什么事情。”吴冕道,“准备充分点,不怕浪费。”

“吴科长,隔离服我也给您带来了。”

“稍等,我拆完机器的。”

“你要这玩意干啥?”韦大宝问道。

“韦医生,你会穿防护服么?”吴冕反问道。

这一套流程韦大宝和马修德都不会,平时医院里最严密的防护是在手术室的无菌操作。

很多实习生第一次去手术室被直接骂哭,就是因为没有遵守无菌操作原则。

而眼前要面对的情况、要做的防护,应该比手术室的无菌操作更加严格,说是高一个几何数级也不为过。

马修德有些好奇,这玩意到底怎么穿。

“很多医护人员也是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穿上防护服,很陌生。而在防疫中,防护极为重要!不能等到了天河市再学。”吴冕道,“先选好人,然后大家在医院练习穿衣服。”

“……”

这回就连马修德都觉得吴冕有些小题大做。

不过就是穿一身防护服,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去学么?

吴冕也没解释。

一个多小时后,所有机器拆分完毕。

吴冕长出了一口气,带着马修德和韦大宝来到另外一间干净的屋子,换上隔离服。

“韦大宝,会录制视频吧。”

“会。”韦大宝道。

“不用做别的,你的手稳一点就行。”吴冕道,“时间可能很长。”

韦大宝咧嘴笑了,时间长能长到哪去。就一身衣服,3分钟完事儿。

准备好后,吴冕穿着藕荷色的隔离服,站在灯光下。

随着录制开始,吴冕温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大家好,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习隔离病房医务人员穿脱防护用品。”

……

……

注1:断网是我当时最担心的,和那面的朋友每天联系,说句话也好,证明一切如常。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