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7 国泰民安的安(1 / 1)

医者无眠 真熊初墨 1013 字 28天前

“吴,你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这是无解的难题。”奥文·罗斯柴尔德优雅的说道,“这对你来说并不难理解。”

“我知道。”吴冕淡淡的说道,“但我拒绝去迈阿密,奥文。”

“我的天,你为什么这么倔强!”

“奥文,我需要你的帮助。”吴冕道,“我需要你的黄金波音。”

“吴,你就是个布鲁克林的碧池!”奥文·罗斯柴尔德骂道,“你知道那是什么,为什么还要跑过去!你以为你是超人?还是基因改造的战士!

你是人,一个普通的碳基生命!一个哺乳动物!

哪怕你的大脑再怎么强、手指再怎么灵巧,也是血肉做的,你不能免疫病毒。”

“我当然不是超人。”吴冕平静说道,“我没有太多时间,山下你购买的机器还要拆卸,装箱。我没时间等工程师来,只能自己动手。奥文,黄金波音什么时候等到?”

“我觉得你应该是因为该死的情绪,对现在的失态做出错误的判断。”奥文·罗斯柴尔德的声音飘渺了起来,“如果你去,大概率会死在里面。吴,这不是玩笑,这是事实。”

“当然,我是这方面的专家,奥文。”吴冕道,“你要是真想帮助我的话,我需要马里兰的相关资料。”

“你来迈阿密,我给你找所有相关资料,供你研究。”奥文·罗斯柴尔德说道,“远离那个该死的城市,现在那里就是浣熊市!除非一枚核弹。我都能想象到未来的一年里,那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奥文,你就是个混蛋,你们昂撒人都特么是混蛋!”

“这是科技,吴,你要承认。”奥文·罗斯柴尔德冷冷说道,“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和你说了这么多。想想当年的印第安人,现在天河面对的是一个完美的病毒,你可以把它想象成当时的天花。”

“奥文,我很怀念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和你闲聊的时光。”吴冕淡淡说道,“我会永远记住那一刻的。”

“吴,这是洪水,天降的洪水!你以为用血肉就能挡住?!你需要的是诺亚方舟,而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洪水。

我猜一下,是不是你不喜欢迈阿密?那阿尔卑斯山怎么样,一个百顷的庄园,里面有……”

“奥文,你该不会真把你们昂撒匪帮当作神祗了吧,我要是圣殿骑士,一定宣判你们渎神,然后把你们绑在十字架上,一个一个的点燃。”

“吴,咒骂是没有用的。一个崭新的、完美的病毒,想要彻底研究明白,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我可以直接说,华夏一族亡族灭种的可能不大,但你们想要彻底解决,至少要2年的时间,付出几亿人的代价。”

“奥文,我的朋友,希望我从天河回来的时候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回忆这段时光。”吴冕淡淡说完,挂断电话。

楚知希站在吴冕面前,伸出手,在吴冕的头顶蹭了蹭,掸去满头雪,白嫩的手在漆黑的短发上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冰雪飞溅。

“丫头,联系货机。尽快,抓紧时间。”

“嗯。”楚知希点了点头,“我还以为奥文会帮我们。”

“呵。”吴冕冷笑,“帮?他们要做的是落井下石。我都能想到他们那个综艺节目的大统领,在未来的日子里会做什么。”

“啊?”林道士好奇,“小师叔,做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撤侨,用最专业的手段完成撤侨,就像是录制综艺一样。凸显山巅之城的高大上,凸显对人生命的尊重。”吴冕冷冷说道,“专业的集装箱生化隔离系统,专业的生化兵,回去之后专业的无人病房,一切都像是海湾战争一样,那是另外一个位面的科技。”

“看过撤侨全过程的人所有信心都会崩溃,灯塔更加闪亮。”

“啥是集装箱生化隔离系统?”林道士不懂。

“没时间给你解释,总之就是最专业的设备。”吴冕道,“到时候全程直播,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有用么?是天河市生病了。”林道士没听懂吴冕的话,讪讪的问道。

“呵。”吴冕很少见的又呵了一声,“老林,不说这个,我没时间了。烟放到这里,我去拆机器,你帮我联系一下物流、包装的工人。”

“行,没问题。”林道士答道。

虽然要过年了,但这点人脉林道士还是有的,了不起刷脸。

“丫头。”

“嗯。”

“你回家,陪着爸妈。我估计过几天咱们这面管控力度也会大起来,到时候看情况。

有可能需要安排第二、第三批人准备去支援。

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盯着段飞,抓紧时间生产各种防疫物资。至于北美的合同直接违约,所有生产的防护用具直接送到天河。”

楚知希沉默,不像是往日一样无论吴冕说什么都应下来。

林道士知道,小师叔刚刚在这里清静一下,是在理顺乱麻一样的事情。

老鸹山不大,自己管理起来都很费劲。

遇到这种突发的严重事件,天河那面怕不得乱成一锅粥?

“老林,你送丫头回家。”吴冕站起来,没有拍身上的雪,直接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楚知希。

“哥哥,我想和你一起去。”楚知希在吴冕耳边小声呢喃。

“不行。”吴冕的怀抱温柔,可态度坚决,“你留下来,这里更需要你。”

话,斩钉截铁。

松开怀抱,吴冕宠溺的摸了摸楚知希的头,随后转身,仰头看着后山石碑。

风调雨顺

国泰民安

看着简单而质朴,没有华丽的形容,但却跨越时空一般倾诉着不同时代、不同的人心中一样的话语。

吴冕深深鞠了一个躬,对着石碑,对着那八个字。

迈步上前,吴冕伸手,洁白如玉的手掌落在最下面的安字上。

安全的安,平安的安,国泰民安的安。

像是摸楚知希的头一样,吴冕轻轻抚摸那个字,无尽眷恋。

几秒钟后,转身,牵着楚知希的手,大步离开,再也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