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白莲追杀(一更,四千大章,求订阅!)(1 / 1)

夜风呼啸,彤云遮天。

清冷的夜风拂过,白发老者顿时只觉得背后冰冷刺骨,一股子寒意从脊椎骨直冲天灵盖。

唰!

突然间,眼前黑衣男子猛地动了,直接抬手一拳轰了过来,眼底尽是寒芒与杀意。

“莲开!”

白发老者手中白芒盛起,一时间映照四周,快速抬掌抵挡陆难这一拳。

嘭!!

沉闷的声音响起,白发老者身躯闪烁,借此力道,反身朝着远处奔去,瞬间逃离此地。

以他内府两宫的实力,他不是此人对手,教中对于这人实力的估算错误了。

能一息之内,一招击杀八位半诡内府级别教众,这已然将他所有底气打的稀碎。

此人实力绝对是内府大成实力以上,甚至达到内府巅峰,距离那无上大宗师,也是仅差一步之遥。

逃!

速逃!

这是白发老者心中唯一所想的,赶快逃离此处,日后再带着门中高手前来。

这一刻,白发老者可谓是将自身速度发挥到极致,甚至他都有种错觉,自己现在的速度,甚至比他巅峰时期还有快上几分。

但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不远处,陆难望着白发老者仓忙逃窜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讥笑。

在他面前还想用速度逃亡?

异想天开。

陆难双腿猛地踏地,地面青砖骤然裂开,深陷地面,再借助九道神行印记的余力,他身子犹如黑色极光,几乎犹如瞬移一般,刹那间出现在老者背后。

噗!

陆难面色冷峻,径直一拳轰在老者后心,但白发老者也是反应迅速,腰身陡然扭转,手掌诡异的伸出泛着白芒与陆难这拳相对。

一大口猩红的鲜血自其口中喷出,白发老者身影犹如迸射的碎石,瞬间朝着前方激射而去。

见此,陆难眉头微皱,身子再次闪烁,追了上去。

“禁术,血身。”

白发老者双眼泛红,脸上狰狞无比,其吐出的那口鲜血,蓦然间化为一道血幕遮挡住陆难视线。

与此同时,他双手快速掐印,直接连续吐出三大口鲜血,其脸色瞬间煞白,浑身气息低迷。

刹那间,一股绿芒从其胸口中冲出,一分为三,瞬间射入那大口凭空悬浮的血液。

几乎是瞬间,血液泛着绿芒不断沸腾变化,随后直接拉扯伸长。

然后蓦然的幻化为三道与他一模一样的白发老者,就连浑身伤势,低迷的气息都是一样。

三道身影瞬间朝着不同的方向逃去,而他自身则是面色黯淡,单手再度掐印。

身躯快速闪烁,陷入身旁街道阴影之中,快速消失不见,好似融入阴影之内一般。

而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

待到陆难隔空用赤极内气,强行将面前鲜血蒸腾时,眼前已经出现三道逃亡不同方向,且速度飞快的白发老者。

见此,陆难也是猛地一怔,脚步略有一顿,随即瞬间冲向左侧,追了上去。

几个呼吸后,三道白发老者身影与陆难,便消失在原地,消失不见。

街道阴影处,白发老者单手维持掐印,大口的喘气,面色更是雪白无色。

强忍着连续使用禁术带来的反噬,他腾出的左手,自怀中取出一粒绿色丹药,吞入口中。

数个呼吸后,他面色略有恢复,气息不再紊乱。

“差一点就要葬身于此。”白发老者面色阴沉,目光望向街道外面,身躯依旧不动,右手维持掐诀。

片刻后。

突然间,一道黑影闪烁而来,站在街道中央,冷眼环视四周,随后纵身一跃,朝着右边奔去,消失不见。

“哼,就知道你会回来。”白发老者似是猜到陆难会翻身回来,冷笑一声。

以他现在的伤势,但凡撤掉禁术,遮息,估计逃不了多远,就会被此人追上。

那倒还不如,待在原地继续利用禁术藏身,待到莲丹效果将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在逃离此地。

想到此,白发老者再次服下一粒绿色丹药,手中白芒略有停顿,随即再次不断闪烁,闭目全力恢复伤势。

没过多久后。

一道黑影再次折身返回,出现在街道上,左右打量几眼后,才纵身跃起,消失在原地。

阴影中,白发老者似是有所察觉,睁眼望向街道上那黑衣身影,满脸的嗤笑,随即闭眼,不去理会。

良久后。

呼...

他睁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面色略有红润,此刻,体内使用禁术的反噬,也大概恢复的一些。

最起码,已经不会影响他正常出手,以及逃亡了。

随即,白发深吸口气,将禁术·遮息撤去,毕竟长时间维持禁术,对他自身也有不小的负担。

况且此刻,想必那狠人也已经离去了,毕竟对方连续两次折返回来,均没有发现,定然已经离开。

“竖子,等教中高手抓到你,老夫定要把你四肢打断,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白发老者目光闪烁寒芒,低声呢喃。

“是吗?不过我觉得你没有机会了。”

突然间一道清冷,犹如三九寒冬的话语,在老者耳边蓦然响起,让他后背蓦然泛起寒意,似乎能将身体冻僵。

白发老者心头猛地一惊,右手泛着白芒,毫不犹豫的朝着身后打去。

同时左手快速掐印,试图再次运转秘术,逃离此地。

陆难面色冷峻,骤然出手,随意一拳抵挡住白发老者这一掌。

同时手中速度加快几分,再度连续出拳,直接击中其两条手臂上。

咔嚓!

突然间,两声清脆的响声骤然响起,白发老者闷哼一声,手中白芒顿时消散一空,后退数步,摔倒在地。

咔嚓又两声脆响。

白发老者双腿也是被陆难直接打断,诡异的反折了一圈,不成人形。

“好了,这样你再逃给我看看?”陆难收手而立,轻笑一声,望着白发老者,淡淡开口。

“忘了。”忽然间,陆难好似想起什么,身形一闪,抬手一掌轰在其丹田处,将其丹田内气打散。

并且大量的赤极内气顺着老者经脉蹿入其体内,将其体内数道经脉全部堵住,断了他运气的可能性。

此刻,白发老者面色煞白,目光难以置信的望着陆难,眼中更是有些惊恐。

这人是疯子吗?

就笃定他一定藏身于此,硬是折身返回两次,就是为了演戏,好让他放松警惕?

还有对方是怎么发现他的?

望着白发老者的神情,陆难面色淡漠,伸手在其脖颈轻轻一捏。

刹那间,白发老者只觉得脖颈吃疼,随即眼前泛红,直接昏迷过去。

“差点让你跑了。”陆难目光闪烁。

之前白发老者,身影一分为三时,他不论怎么查看,三道身影均是一模一样,就连气息都是一样。

事关紧急,容不得他多想,没办法,他只能随意选一个追了上去。

但,那道身影是假的,没追多久,那道假身便化为红雾消散一空。

他不甘心,便有折身返回,朝着另外一处追去。

但就在他准备追去的时候,忽然他感受到了一丝自身火毒的气血,在附近一闪而逝。

自从他赤极功提升到二十多层后,火毒变为强化火毒后,他就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新特点。

那就是,凡被他击中的人,强化火毒入体,在一定的范围内,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火毒的位置。

而刚才他便在附近,感受到了一丝自身强化火毒的位置,但却是一闪而逝。

故而,这让他心生怀疑,那三道白发老者的身影都是假的,其真身就藏在附近。

所以,他才会故意第二次折身返回,目的就是为了降低其警惕性,让他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但其实不然。

“多亏火毒新效果了。”陆难轻笑一声。

见此,他单手抓住白发老者,搜身后,纵身跃起,身形闪烁,朝着远处疾驰而去,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

废弃的神庙中,一尊灰色石神像座落当中,不过身上衣衫却是破烂不堪,手中神笏都已经布满蛛丝。

整座神庙内破烂不堪,遍布尘土。

这里早些年也曾是香火鼎盛,但自从天下邪祟横行,王朝衰败后,就再也无人供奉了。

此刻,破败的神庙内,一身材黑衣,面色冷峻的男子负手而立,冷眼望着脚下一具白发老者尸体。

“既然醒了,便起来吧。”

这么近的距离,在他如今内府开四宫的武功境界,还有耳窍已开的程度下,白发老者还不至于能在他眼皮底下隐藏气血,装昏迷。

更何况,现在在他耳中,白发老者那不断急促鼓鼓跳动的心跳声,更是暴露了他已经苏醒的事实。

白发老者知道装不过去了,只好睁开眼睛,面色平静的望着陆难,沉默不语。

他已经做好赴死,回归白莲天,无生老母的怀抱之中的准备了。

“白莲教为何要抓捕我?”陆难淡淡出口询问。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白莲下凡,万民翻身。”白发老者轻轻摇头,答非所问。

“只要你肯说出来,我饶你一命。”陆难目光闪烁,缓缓说道,“我言而有信。”

“日后自会有教中兄弟,替老夫报仇。”白发老者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神色温和。

“不见棺材不落泪。”

噗嗤!

陆难眼中寒芒闪过,大手轻甩,四道炽热的劲风直接洞穿白发老者四肢,猩红的血液咕咕不断流出。

更有赤色内气在其伤口处不断滋滋作响,蒸腾气血,焚烧其血肉。

不消片刻,便将伤口处血肉全部焚烧一空,更有一股烤肉的香味,伴随着血腥味席卷整座内。

赤色的内气更是开始焚烧其宛如惨白的骨头。

他更是走上前去,将老者哑穴用内气封住,不然其发出任何声音。

白发老者面色狰狞,五官扭曲,紧咬着牙齿,喉咙中发出压抑至极的哼唧声,嘴角血液不断溢出,

“你只要点头答应说出来,我就替你止血,并散去内气。而且还放你离开,你也不用承受这般痛苦。”

滋滋滋。

赤极内气依旧在不断焚烧,白发老者双眼血红,神色痛苦到极致,仰天无声的嘶吼,好似要发泄。

片刻后,他低下头重重的点头。

见此,陆难伸手一挥,打散赤极内气,并将其哑穴处内气撤散。

“你问不出什么的,尽且动手吧,身死不过如同大梦一场,老夫要回归白莲天,吾母怀抱了。”白发老者低着头大口喘着气,声音沙哑无比。

话音刚落,他猛地抬头神色狂热,抬头望向虚空,好似看到了什么。

“白莲盛开,盛世将临。”

闻言,陆难眉头微皱,冷哼一声,屈指弹出时十余道赤极内气,全部落入白发老者身上,并将其哑穴重新封上。

几乎刹那间,赤极内气焚烧一切,白发老者身上衣衫自燃,浑身血肉迅速融化,只剩下一具仰头望向虚空的白骨,正在缓缓变得的焦黑。

片刻后。

白骨化为灰烬,被冷风拂过,散落满地。

陆难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转身离开神庙,消失在黑暗之中,不见踪影。

许久后。

神庙外,忽然有十几道白衣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齐齐围住。

“最后显示的就在这里了。”为首的一个白衣汉子,收起手中的白色玉盘,目光望向眼前破败的神庙。

“废物。要你有何用,找了如此之久。”忽然清冷如银铃的声音响起。

一身穿白色开叉长裙,露出白皙修长大腿,带着白莲面具的女子,莲步轻移缓缓走上前来,赤脚迈步之间,裙-下-春-光更是若隐若现。

其身姿曼妙,胸脯鼓鼓囊囊,呼之欲出似要想衣衫撑爆。

但四周的白衣身影,却都是低下头来,根本不敢将目光视线望过去。

“进去看看。”白莲面具女子淡淡开口。

说吧,为首的白衣汉子,轻轻挥手,随后他身形闪烁,率先瞬间冲了进去,身后紧跟四五人。

数个呼吸后。

白衣汉子从神庙内,大步流星的冲了出来,半跪在地,低头拱手行礼。

“兰巡使,查老身死已化为灰烬,疑似被人用火属内气焚烧而死。”

闻言,白莲面具女子沉默不语,纤细的玉指,轻轻抖动,虚空轻点。

俄而后。

她转身足尖轻点,带起一阵香风,身形迅速消失在原地。

白衣汉子则是轻轻挥手,带着手下人马也是离开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