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击倒伯爵的斗士(1 / 1)

厄迩冈斯快速抽回剑身,用盾牌格挡身旁双手剑士的下劈,同时将手中的双手剑想抽嘴巴一样狠狠抽在这家伙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

和他纠缠在一起的这个战士被抽晕过去,而手中的剑的前尖也完全被抽碎。

这下他只需要面对那个离他还有个十多米的,正持枪快速冲来的冠军斗士。

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这把,已经打碎了剑身的练习剑,当成投掷武器向着这位冠军斗士扔了过去。

冠军斗士很轻易的用枪挑开了飞过来的剑,甚至在两相撞击的一瞬间,凭借着巨大的力量,将那半截剑身完全打碎成一蓬木屑。

他架着长枪向前奔跑的速度不比奔马差多少,手中只剩盾牌的厄迩冈斯丝毫不慌,将木盾向着他的脚下砸去。

这一下这个骑士如果停下步伐这个打提前“枪”的木盾就会砸空,可是骑士冲击的势头瞬间就没了。

如果他用枪去调这个砸向地面的盾牌,同样也失去了持枪刺击最优势的感觉。

然而两人之间只剩两倍骑枪的距离,根本不给他多想的机会,冠军斗士也只是凭借自己的本能向上跳起强行躲避。

而它跳起之后的高度反而更像是骑马刺击步兵的状态,无心之中反而获得了更好的出手。

厄迩冈斯面对已经快要扎到身前的枪,还是不慌,心中默念艾夫斯将军仁者无敌,一个侧身,提膝上撞。

而空中的冠军斗士也在即将刺出生涯最顺手的一枪的瞬间,着了艾夫斯将军的道,被按CTRL+F4,自动打晕敌人这条作弊指令击晕。

手上刺出的这一枪再也没有了肌肉力量的加持,只剩重力加速度的重量和势能。

“砰!”

厄迩冈斯结结实实的用大腿接下了这一下,腿骨当时就感觉到了剧痛,腿断了。

但是他人已经扔在了半空中,右腿顶起的膝盖整整撞在冠军斗士的心口。

一瞬之间,在爆裂的木枪碎片翻飞中,应该也没谁能看清究竟冠军斗士是先失去了控制,还是先挨了厄迩冈斯·特瓦林一换一的这记铁膝。

总之,最后的结果是厄迩冈斯站在了场上,而被提膝上撞从半空中顶飞的冠军斗士则抛飞到了一旁。

也就是在半空中,厄迩冈斯就给自己又来了一发按CTRL+H,一次加满血,又是一次满血支撑他修复了身体,才能稳稳的站在地上而不是痛得龇牙咧嘴。

甭管是不是真有人能看出她上了手段,至少这一刻真正站在场上的人是他。而不是那个又一次闭着眼睛痛晕过去的冠军斗士。

而且他的真的狗系统居然又一次给出了提示。

“发现能量源,魔龙神经改造病灶,是否吸收为43个标准能量。”

听到这个的时候,他都惊了,这系统还能要不要点脸?别人的系统都是给发布任务,然后给奖励。

他的这个系统从来都是看到什么东西能够被吸收之后,便想要去掠夺。

真是臭不要脸。

和这个爵士无缘无仇,如果真的吸收了他这条手臂之中的病灶,恐怕也算断绝了他谋生的手段,到时候这个昔日的富商之子,恐怕又得沦落一个惨淡下场。

“这个病灶已经严重的透支了,他的生命,你现在把它拿走,实则是在救他的命。”

这个理由就不错,但是也不能现在就搞,这根本不是偷偷的搞。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是他击倒了这个冠军斗士,如果这个冠军斗士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手臂恢复了正常。

持续的力量的冠军斗士你能把这件事声张出去,所有人都会怀疑是他做的。

这点简直是毋庸置疑。

“找个机会吧!说不得还能当个感人的好人。”

在冠军斗士被击倒之后,场面上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静,仅剩的不到十个人再没人上场。

因为场上的节奏变了。

原本这个新出现的夺冠热门被派上第一个上场,用将近二三十人去消耗他的力量。

再有几个人拖住的情况下,让这个前任的冠军斗士上场偷袭。

那就是把她这个不可控的因素彻底的控制住,然后再经历几番战斗之后,这个偷袭得手的冠军斗士又被其他人消耗了体力。

最后那个想要得到冠军的“大人物”自然也在连同几个人对这位冠军都是艰苦卓绝的战斗之后,侥幸获胜。

这才是正常的剧本。

而很少有人能够逆转这个剧本,但每一次有人打破了这个剧本的时候,都是在场的这些投了夺冠热门的观众们大丰收的时候。

因此,在冠军斗士被击倒的时候,所有人都发出了尽量压抑的惊呼和雀跃。

现在短时间的沉寂,他们也能够等待,因为这一场战斗必将继续下去,只是也许某个本来准备高光出场的大人物,会抉择一下是否出现?

剩下的这些名额是不是需要换上一些强力的人物去强行维持之前的剧本?

这些并没有唤名出场的后25人,理论上是都可以操作的。

在一个贵族观景平台下面的阴影之中,几个马弁也正在劝说着伯爵:“您还是别亲自下场了,这个愣小子让不让您都不合适。”

“是啊,就凭借他的战斗力,我们之中无论上谁,恐怕也很难让他消耗战斗力。”

“别上了!”

这些人说的都是好话,可是他们越劝这伯爵的脸色就越差,这一场宴会原本就应该以伯爵战胜了最后一个对手为结局。

伯爵甚至连他的演讲稿都是从一个竞技大会胜利者的角度开始讲起的,怎么就在这里,除了纰漏了呢?

这种错误她简直难以忍受。

于是他在这个阴影之下的几个人之中来回巡视,最终杨目光落在了一个看起来很是有气质的中年男人身上。

“那是你的侄子,由你去搞定他吧。”

被点到的赫然是特瓦林男爵,这个想躲都没地儿躲的老头子真是愤恨自己为什么要跟下来。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就算是不跟下来,恐怕伯爵也会派人上去找他,这种事儿是真没地儿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