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是谁教得他们这样冷酷?(1 / 1)

月亮板着脸瞪他,小小的身体散发着浓浓的戾气:“什么叫放肆?”

月牙掏出匕首,气势汹汹:“谁敢动我们的娘亲,我们绝不会轻饶!”

小星星也撅着嘴,奶凶道:“若不是看在她刚刚痛失爱子的份上,我大哥早一脚把她踹飞了!还轮得到你这个狗屁王爷来护?”

姑苏子息黑眸深沉。

这三个娃儿牙尖嘴利,一点都不像那傻子!

也不知,这是随了谁!

这时候,大批士兵冲上来,三小只也毫不畏惧就准备开打。

月星晚微微眯眼,这是皇宫内院,有几万护军。

若她是单枪匹马那自然不怕,可她身边还有三小只。

特别是小星星,不会半点武功。

她拦住了月亮和月牙,漫不经心的开口:“我乃夏远侯府嫡小姐,开国战神之后!先帝有训,战神之后不能杀!谁敢动我?”

轻飘飘的一句话,挡住了千军万马。

“可你毒杀了我的孩儿!你实在罪该万死!”

御林军们不敢动手,池贵妃就自个手持利刃冲了上来,大有要和她同归于尽的架势。

月星晚闪身避开她,呵斥道:“我毒杀你大爷!这种情况,还是先找个仵作来验尸才好!”

池贵妃摔倒在地上,眼中神色有一瞬间闪烁。

她悲痛欲绝道:“我的孩儿喝了你开的药就气绝身亡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念在她痛失爱子的份上,月星晚没有同她争辩。

她眯起眼眸,细细思量,药没问题,小皇子的身体更没问题!

是有人动了手脚!

可,只观面相,她也看不出小皇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一时间,无法为自己辩白。

“先把罪犯月星晚关押起来,待朕和众大臣商议之后再做处决。”

一听皇帝这样说,三小只立刻把月星晚护得死死的。

“不准动我们娘亲!”三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月星晚低垂下眼眸,对着三小只使了个眼色。

她被关起来了不要紧,三小只留在外面还可以想办法救她。

要是都被关起来了,那就完犊子了!

母子四人向来心意相通,三小只立刻懂得了她的意思。

原本还抱着她大腿的三人,立刻撒开了手。

“皇帝大叔,这件事情可和我们三个没有关系呀,你非要关押的话,就把我娘亲关起来就好了!”

月牙说出这话,月亮和星星纷纷点头附和。

方才表现得母子情深,现在又表现的如此情意淡薄,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三小只的心目中,已经有了一个合适的求助人选。

眼下,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齐齐看向姑苏子衍,希望他能为他们求情。

面对这么奶萌奶萌的三个小家伙,任谁也拒绝不了。

姑苏子衍捂嘴轻咳了一声,随即,开口向三人求情。

皇上转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姑苏子衍一眼。

“七弟向来不闻窗外事,今日倒是有些反常了,看来,你很喜欢这三个小孩子?”

姑苏子衍神色有些不大自然,干咳一声道:“只是觉得幼儿无辜罢了。”

皇上轻笑,如他所愿,答应放了三小只。

在月星晚即将要被押下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宫门口处的几个“侍卫”。

熟悉的面孔,脸上透着焦急,想要拔刀冲进来!

月星晚无语望天!这些烦人的家伙怎么又跟来了!?

眼看他们就要动手,连忙急急呵斥:“可别闹了!都退下!”

门口处,蠢蠢欲动的那些人在听到她这话之后,猛地收刀。

说出这样无厘头的一句话,众人都转过头来狐疑的看着她。

月星晚嘿嘿笑了笑,冲着押解她的护卫道:“那什么,都退下,不用押着我,我自己走!”

黑漆漆的天牢里,月星晚坐在角落,数着一只只路过的老鼠,相当的无聊。

也不知那姑苏子衍靠不靠谱,会不会帮助三小只。

更不知,她不在的时候,那三小只要如何做事。

微微眯了眯眼眸,嗯,要不,她去看看?

反正那些家伙跟来了,不用白不用!

想到这里,立刻打了个响指。

不一会儿,就有“狱卒”带着一个女子过来了。

牢门打开,那女子的脸赫然和她一模一样。

伸手拍了拍狱卒的肩膀,她轻笑:“辛苦了,我去去就回!”

说完,大摇大摆的抬脚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的皇宫里,三小只乖巧的推着姑苏子衍的轮椅,缓缓接近琼楼宫。

“帅大叔,你说我们就这样进去的话,那个贵妃娘娘能让我们去看小皇子的尸体吗?”

星星站在他的跟前,眼怀希冀,巴巴的开口问。

姑苏子衍神色也有些无奈。

光明正大的去,十有八九是不可能的。

想偷偷摸摸的去,可他这一双脚,又不允许。

看出了他眼中的颓然之色,小星星立刻就知道了他心中所想。

于是连忙拍着他的手背轻声安抚:“帅叔叔,没事的,你别气馁,只要我们把我娘亲救出来,我一定让娘亲为你医治你的腿疾。”

姑苏子衍有些错愕。

没想到,这小女娃看上去不大聪明的样子,心思却如此玲珑剔透。

屋檐上,月星晚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斜斜倚着。

听到这话,不由得无语望天。

哼!小家伙,价钱谈好了没有?就想让她帮人医治?

这时,一抹月牙白的身影闯入视线之中。

只见苍茫的月色之下,姑苏子息那一袭白衣胜姣月,缓缓朝星星他们走了过去。

他似乎是不想让姑苏子衍淌这趟浑水,来带他走的。

姑苏子衍本想求情,哪料被他一个冷眼唬住。

眼见姑苏子衍也沉默了,月亮和月牙立即冷哼:“哼!谁稀罕你们,我们自己也可以查!也可以救我们娘亲!”

随后,兄弟二人一左一右的拉住小星星,毫不犹豫的飞身而起,几个纵身就跃进了琼楼宫里面。

三小只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徒留姑苏子息和姑苏子衍在风中凌乱。

嗯,小小年纪,是谁教得他们这样冷酷?

月星晚见状,满意的笑笑,懒洋洋的闭上眼睛,打算小憩一会儿。

她的眼睛方才闭上,姑苏子息的目光就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皎洁月光之下,宫墙绿瓦之上,月下美人斜斜倚着,慵懒似一只小猫。

他看了一会儿,轻摇了摇头。

随后,紧跟三小只的步伐进了琼楼宫。

身穿夜行衣的三小只身手矫健,穿梭在琼楼宫的各个角落。

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停放小皇子尸体的灵堂。

他们趴在房檐上,小心翼翼的揭开一片瓦往下看。

灵堂里面,凄凉得让人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