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老娘给你打骨折(1 / 1)

看热闹的来百姓们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他们的小摊子前始终很热闹。

可惜,一份灵果都没有卖出去。

这时候,人群忽然一阵的轰动。

姑苏子息带着几个护卫出现在小摊子前。

月星晚眼眸微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看到了没有,娘亲怎么会骗你们呢,这不,生意来了呀!”

蔫蔫的三小只也瞬间来了精神,眼巴巴看着姑苏子息的时候,宛如在看一座移动的金山。

孤影率先一步,在摊子前站定:“这些果子,我们王爷全都要了!”

月星晚斜斜瞟了黑脸的姑苏子息一眼,“好啊,一万两银子一份,这里一共十二份。我做回好人好事,给你们打个折,给十万两就行了!”

孤影实属被惊到了,脚下一个踉跄。

“什么?不是说二十五两吗?”

“二十五两那是卖给别人的,卖给你就是一万两,爱买不买!”

孤影抬手擦汗,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姑苏子息。

姑苏子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眼底有森森的寒意。

“好,都打包起来吧!”

一个敢卖,一个敢买!

围观老百姓们都惊呆了。

十万两银票递过来,月星晚两眼冒金光,想要伸手去接。

不料,小个头的月牙忽然窜了出来,率先一步接过了银子。

见他小心翼翼,将银子揣进自己的腰包里。

月星晚双手叉腰,想要为自己打抱不平。

奈何,三个小家伙站在了同一阵线,亦是双手叉腰的看着她。

月亮板着脸:“娘亲,你花钱大手大脚,根本就不适合管钱!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二弟吧!”

星星也板着脸:“就是就是,这些钱要是在你手里,咱们过不了多久又要露宿街头了!”

月星晚瞬间败下阵来,得得得!谁让她是娃管严……

大哥他能打能杀。

二哥他不但能打能杀,还能赚钱养家。

三妹她可盐可甜,貌美如花……

兄妹三人把他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把她照顾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亲。

月星晚时常在想,有三个宝藏孩子陪在身边,还要孩子他爹做什么!

可惜,孩子们不愿意!

第二天一早,母子四人又在街边支起了摊子。

这一次,不卖果子了,是免费发钱。

给全城的瘸子发钱,每人五十两,只要回答几个问题就能领到。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便迅速的蔓延,顿时轰动全城。

十里八方的瘸子纷纷赶来,有钱的没钱的都来了。

有钱的是好奇,没钱的是想领钱,场面一度十分壮观。

此刻的摄政王府内,姑苏子息和姑苏子衍同桌而坐,正在用膳。

重伤的寒江服了灵果,伤势好转,此刻,气呼呼的讲八卦。

“王爷,月家的那个傻子又在作妖了!说是要给全城的瘸子发钱,也不知她哪里来这么多钱,真是人傻钱多!”

姑苏子息正在喝茶,听闻这话,被呛了一下。

嗯……人傻钱多??

姑苏子衍“扑哧”一声笑出来。

他那一双冷清的眸子,染上几分别样的神采:“这月大小姐还真是古灵精怪,不按套路出牌呢。有趣……”

姑苏子息悠悠转头看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开口。

“既然那么有趣,人家要认你做孩子他爹的时候,你怎么不敢认?”

姑苏子衍被噎了一噎,随即闭上了嘴。

姑苏子息再没有了用餐的心思,站起身来,推着姑苏子衍的轮椅就往外走。

姑苏子衍狐疑:“三哥,我们去哪里?”

姑苏子息板着脸,一本正经道:“听闻你最近生活窘迫,带你去领点免费的银子!”

街道异常的拥堵,人声鼎沸。

人们很有秩序的排成三排,挨个的接受三小只的盘问。

月星问:“今年几岁了?”

月牙问:“七年前的正月初一,去没去过青楼?”

轮到月亮,小脸上神情别扭:“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屁股。”

四方帷幔搭成一个简易小屋,小月亮黑着脸,正在观察一个又一个的大屁股。

话说,他们的爹果然不是一般人!胎记生在屁股上!

还有,他们的娘亲记事情也挺刁钻!

关于他们的爹,她既不知面貌,也不知姓名,只知道,对方屁股上有一个月牙形的胎记……

接受检查的人也很懵圈,他们来之前,可没说有要扒衣服这一项啊。

但好在,他们都是一群大老爷们,为了赚钱,这倒也不算什么!

月星晚翘着二郎腿,坐在他们身后的台阶上,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欣赏着这一条长街的大汉。

看着看着,一张病态白的俊脸出现在眼前。

赫然是姑苏子衍。

他坐在轮椅上,身后推着他的并不是仆从,而是姑苏子息。

经过被追杀一事,小星星对姑苏子息的好感已经掉为负数,翻了个大白眼剜他一眼。

然后,笑眯眯的看向了姑苏子衍。

端的一脸花痴样,她嘿嘿笑道:“这位大叔,我看你生的也不错,你要是想娶我娘亲的话,聘礼可以给你打折!”

姑苏子衍是个脸皮薄的,小脸又变得有些通红。

倒是姑苏子息,看热闹不嫌事大,悠悠问道:“哦?是吗?那可以打几折?”

月星晚恼了!

怒目而视:“打什么折!信不信老娘给你打骨折!没事来这里捣什么乱?赶紧滚!”

见娘亲发怒,三小只也不敢再多说,连忙按照流程办事。

“砰”的一声巨响扰乱了人群。

只见一个黑衣人从房檐上跌下来,气喘吁吁的落在姑苏子息跟前。

“王爷,不好了,池主儿又出事了!”

眼见姑苏子息神色瞬间变冷,月星晚唇角抽了抽。

这当主子的人就是不一样,三天两头就出事!

那人附在姑苏子息耳边低低说了些什么,姑苏子息没有急着走,而是,转头看向了月星晚。

他掏出十万两银票,递到月星晚跟前。

“你不是缺钱吗?只要你假扮神医半边月,随我进皇宫医治一个人,要是能治好,这十万两就是你的。”

月星晚两眼冒金光,哦哟,十万两治一个人,这买卖还挺划算。

而且,神医什么的,何需假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