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迫营业的一天(1 / 1)

鲜血潺潺的流出,寒江不一会儿就顶不住了,面色发白。

孤影皱眉,让两个护卫把寒江送回去医治。

紧接着,他一挥手,从四面八方招来了许多杀手,向着母子四人而去。

两个小家伙赤手空拳,把家里的两个女人护在身后。

面对眼前的千军万马,也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兄弟二人并肩作战,小小的身板,大大的爆发力。

上前来的杀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之上,姑苏子息悄无声息的立着,宛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猎狼。

这时,他举起手中弓箭,直直的对准了月亮的眉心。

月星晚正抱着小星星看好戏呢,忽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来袭。

瞳孔一缩,瞬间锁定了姑苏子息所在的方向。

见他打算偷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男人,简直卑鄙无耻!

月星晚怒了,厉声开口:“卑鄙无耻的小人!本姑奶奶没有兴趣再和你们玩下去了!”

她把不会武功的月星放下,交到了月亮和月牙的手里!

“替你们妹妹捂好眼睛!”

凌空而起的瞬间,袖中两根白绫刷的飞出。

倾注了全身内力的两根白绫缠绕在她身侧翩飞,狂风一吹,猎猎作响。

软绵绵的白绫在她手里变成了锋利的兵器,所过之处,人们倒地哀嚎。

不过眨眼的功夫,数百个杀手皆已被放倒。

树干上,姑苏子息终于动了。

他薄唇轻启,“呵,月家的傻子,是我小看你了……”

月星晚冷哼,“你用你的狗眼看人,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姑苏子息目光一凛,“牙尖嘴利!”

月星晚再次回怼:“总比你这尖嘴猴腮的好!”

姑苏子息被惹怒,与她交起手来。

月星晚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能够和她抗衡!

她自恃武功天下第一,哪料,数百个招式过下来,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这一片林子,却被毁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一个风尘仆仆的黑衣人出现:“王爷,不好了!池主儿出事了!”

姑苏子息被这声音扰得有些分神,月星晚唇角漾出一抹笑。

打架的时候开小差,这可是兵家大忌啊。

趁他不备,一掌击打在他的胸口。

姑苏子息的身子从半空中坠落,摔在地上的时候,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大坑。

看着都疼。

月星晚对着他竖起中指。

“姑苏子息,你有什么可豪横的?在老娘面前,你啥也不是!带着你的人,麻溜的滚!”

姑苏子息被护卫扶着站起来,清冷的眼眸之中泛起了波涛。

月亮和月牙带着星星跑过来,对着他扮出三张鬼脸。

三人齐齐嘲讽:“姑苏子息!啥也不是!略略略……”

他并没有回话,重拂衣袖,跟着那前来求救的人迅速离开。

他走后,小星星一张小脸耷拉下来。

叹息:“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做爹爹的人,没想到,竟然要杀我们!”

说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而看向月星晚。

“娘亲!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去调查关于爹爹的事!”

三只小家伙,六只大眼睛,齐齐的瞪着她。

月星晚撇了撇嘴。

这娃儿们逼得紧,找爹的事迫在眉睫啊!

可,若是挨家挨个的去找,未免太过麻烦。

她倒是有一个法子,只可惜,缺一点启动资金。

顿时有点后悔,医治月凝露的时候,应该敲诈一笔的。

该说不说的,她这些年混迹江湖,没混出什么名堂来,倒是穷得一干二净。

思量了好一会儿,她从星星的身上拿出那把古老的匕首。

一头扎进了匕首空间里面。

空气中充满香甜的味道,深呼吸一口气,让人觉得身心舒畅。

她打算,摘两颗灵果卖一卖,维持一下窘迫的生活。

碧空如洗,芳草萋萋。

约摸有半亩地大的空间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妙药。

一湾碧绿的深潭位于空间正中,潭边长着一颗灵树,灵树上结满了红彤彤的小果子。

摘了两颗果子,月星晚带着三小只重新回到了皇城。

关于这把匕首,关于这个空间,月星晚至今懵懵懂懂。

匕首是她当山贼的那会儿,从姑苏子息身上抢来的。

匕首里面的空间,是阴差阳错的滴入了她的心头血之后开启的。

空间里面灵气充沛,在里面修炼一天,顶旁人三个月。

草药种在里面,很短时间就可以成熟采摘。

结出的灵果更是有起死回生之效。

把两颗果子切得稀巴烂,分成了十二份,他们在路边支了个摊,开始卖果子。

月星晚翘着二郎腿,斜斜的坐在一把少了两只腿的椅子上。

三小只耷拉着一张脸,闷闷不乐的站在摊位前。

他们用蚊子般的声音,极不情愿叫卖。

“卖果子。”

“包治百病的果子。”

“一百两银子一份,快来买!”

兄妹三人一人一句,没精打采。

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

摊位前聚集了不少的人,想买东西的一个都没有,都是凑过来看热闹的。

人们指指点点,都说她比以前更傻了。

斜斜坐在一把椅子上,她懒洋洋摆手:“爱买就买,不买就走开!哪那么多废话!”

望着情绪激动的众人,星星愁眉苦脸,“娘亲,我们是不是卖的太贵了?”

月星晚思量片刻,觉得,很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于是,价格直接减半:“算了,那就五十两银子一份吧!”

老百姓们还是起哄:“切!”

月星晚无奈,“要不?二十五两银子一份?”

断崖式的降价,还是没人愿意买。

害,这些人太不识货了。

与此同时,姑苏子息沉着脸,从皇宫里面走出来。

他沉声问:“查到那个傻子的逃跑路线没有?”

孤影唇角抽了抽:“王爷,她没有跑,带着孩子在城里支摊卖灵果呢,价格从一百两一份跌到二十五两一份……”

姑苏子息正准备翻身上马,听到这番话,一阵的错愕。

他脚下一打滑,瞬间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眉头突突突的跳,他忍不住的伸手扶额。

他苦苦寻了二十多年的灵果,有钱也买不来的灵果,就被她这样贱卖?

气得不轻,姑苏子息暗骂:“真是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