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开膛破肚(1 / 1)

两个小家伙立刻会意,直接飞身上前,一人一脚踢开了两个丫鬟。

“好了,现在没人拦着你了,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开始撞吧!”

“记得要用太阳穴去撞哦,这样应该能死得更快一点!”

月凝露本就没打算寻死,这样一来,直接愣在了原地,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气急之余,见她脸色骤然青紫,捂着肚子就倒在了地上。

月星晚挑了挑眉梢,仔细观察她脸上的神色,不像是演戏。

好像是,犯病了。

这月凝露太坏,戏耍一下倒是可以。但,如果人真的死了,她唯一的线索就断了,还怎么替孩子们找爹啊!

想当初,她就是被月凝露扔到青楼里面,才怀了这三小只的。

三小只年龄越来越大,天天逼着她要找爹,她被烦得紧了,这才带着他们回来的。

线索不能断啊!

她撇嘴,看向小星星道:“星星啊,坏女人还不能死耶,你去,看看她犯什么病了。”

一听要让救人,小星星立刻双眼放光,拔腿就跑了过去。

星星和她的两个兄长全然不同。

两个兄长天生根骨极佳,是练武奇才。

而她,武学资质愚钝,对医术却很是痴迷。

此刻的月凝露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打滚,哀嚎。

小星星替她把脉,一张小脸皱成了一团。

好一会儿,道:“娘亲,坏女人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嗯……”

说到这里,话顿住了。

她低眉沉思,好一会儿,吐出一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怪胎!”

糯糯的话音宛如一记惊雷,使得周遭人们炸开了锅。

月凝露闻言,伸手猛的一推,吼道:“小野种!你胡说八道什么!给我滚开!”

小星星毫无防备,被她推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宝贝妹妹被人欺负了,月亮和月牙快速的上前,把星星拉了起来。

小星星有了哥哥们的保护,胆越肥了。

她双手叉腰,破口大骂:“你才是小野种!你肚子里怀的也是小野种!”

四座哗然,议论纷纷。

唯独姑苏子息不动如山,仿佛,被绿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他负手而立,一袭大红婚袍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大红颜色把他衬得唇红齿白,俊朗的容颜犹如鬼斧神工雕刻出来一般,实属妖孽。

他吩咐下人,去请月凝露的父母过来。

随后,又淡淡开口:“五弟,你医术向来不错,去给月家二小姐看看吧。”

在他身边,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生得眉清目秀,是个美男。

只是,美男他常年疾病缠身,显得有些病态。

他点了点头,让人推着轮椅,过来给月凝露把脉。

把脉过后,他赞成了小星星的说法。

没多久,夏远候带着他的夫人池氏匆匆忙忙的赶来。

池氏气急败坏,挽着手袖就要冲过来殴打月星晚。

“月星晚!你个孽障!你自己败坏家风生了三个小孽种也就罢了!还敢玷污你妹妹的名声!”

她还没能靠近,就被冷着一张脸的月亮一掌击飞。

“砰”的一声巨响,池氏那肥胖的身子重重摔在地上。

在场众人皆有些诧异,真是没想到,这么小的娃儿,竟有这么深厚的内力。

池氏不服气,还想吵闹。却被夏远候厉声喝止。

他们早有准备,带来了宫中的嬷嬷,为月凝露验身。

经几个老嬷嬷证实,月凝露还是处子之身。

小星星眉头拧了起来,巴巴凑到月星晚跟前:“娘亲,这是怎么回事?”

“是胎中胎。”月星晚沉声回应。

声音不大,但却惹得周围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她。

“她肚子里的不是她的孩子,而是她的兄弟或者姐妹!也就是说,当初的池夫人一开始怀的是双胞胎,但由于胎儿发育不全的原因,其中一个胎儿寄生到了月凝露的身上。”

在场的大家伙都没听到过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个个都觉得很不可置信。

“所以,她的肚子从小就比同龄人要大。有时食欲暴涨,有时食欲不振。若再不医治,会死人的哟!”

池氏一开始还不肯相信,直到月星晚说出了月凝露的症状。

她立刻放低姿态,求月星晚救人。

月星晚答应救人,但并不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

而是,看在她家三个小萌娃的面子上。

可是,当她提出要开膛破肚把胎中胎取出来的时候,众人都骇然了。

开膛破肚那简直是杀人啊!何来救人之说……

可,月凝露确已奄奄一息,池氏只好咬牙答应下来。

月星晚让人把月凝露搬进屋,姑苏子息,姑苏子衍,以及池氏三人也跟着进来。

她把匕首递给了星星,让她带着两个哥哥下去准备手术用具。

眼看月凝露快要死翘翘,犹豫片刻后,从袖中捻出半粒小果子,放到了她的嘴里。

这么好的灵果,用在她的身上,实属有些可惜了。

月星晚心里苦,但也没有办法。

在她的身后,姑苏子息目光死死盯着她手里的东西,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他眼底闪过一抹凉薄,带着杀气的弧度。

果然是她!这胆大包天的女人!

先前还有些不确定,此刻看到灵果,倒万分肯定了!

当初,她抢了他千辛万苦拿到手的上古灵器,害得瑶儿无药可医,至今昏迷。

现如今,她竟敢主动送上门来!

明明很小的一粒果子,却像是有起死回生之效一样。

月凝露服下之后,立刻变得精神了些。

不一会儿,小星星就端着一堆明晃晃的手术用具进来了。

消毒水,麻药,剪刀,手术刀等手术必备的东西应有尽有。

月星晚大咧咧,剪开月凝露的衣服,露出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肚子。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肯老老实实回答的话,我保证你没事。但,你要是想骗我或者拒绝回答,我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拿着冰凉的手术刀在她的肚皮上比划了两下。

月凝露嘴里被塞着破布,此刻害怕极了,一个劲的点头。

“那好,我问你,七年前,青楼里毁了我清白的那个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