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娶一送三!(1 / 1)

北彻皇城,凛冬。

摄政王府正厅里,王爷携王妃正在拜天地。

房顶上,一个女人带着三只小萌娃趴着偷窥。

“娘亲,你不是说要来抢亲吗?你怎么还不下去!我们都快冻成冰棍了!”

大宝月亮和二宝月牙齐齐催促。

两个男童冠发梳得一丝不苟,红彤彤的小脸蛋肥嘟嘟的,板着一张脸,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这时,三宝月星甜糯糯的开口:“对呀,娘亲你倒是快去呀,给我们抢一个又帅又有钱的爹爹回来。”

月星白白净净,扎着两个小辫,脑袋上戴着五颜六色的花朵,一张小脸比花儿还要娇美。

月星晚看着下方姿容绝色的新郎官,直接忽略了自己的三个崽崽,石化在风雪中。

她是想要来抢亲,破坏月凝露的婚礼来着。

可是,她的那个新婚丈夫……

“娘亲,不要害怕,大胆的去吧,天塌下来有我和二弟给你撑着!”

月亮说着,递了一把刻有古老花纹的匕首在她手里。

随后,毫不客气的对着她所趴的地方打出一掌。

身子随着瓦片一起向下方坠落,月星晚的眉头突突的跳。

话说,这三个娃儿,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眼看她就要摔在地上,月牙和月星同时捂住了眼睛,“大哥,你对娘亲会不会太狠了点?”

月亮小眼神中透着担忧,脸上却很是沉稳:“没事!谁让娘亲她老是懒得自己动手!”

月星晚暗骂一声,使出尘封已久的武功,勉勉强强的站住了脚。

婚事举行得好好的,就被她这样破坏了,在场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她抬头,瞪了屋顶上的三个小家伙一眼。

索性事已至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了!

她执起匕首,削落了新娘子凤冠霞帔的同时,在她的脸上利落划出丑女二字。

鲜血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月凝露捂着脸,跌坐在地,一脸惊惧的看着她。

月星晚与之对视,蔑笑道:“姐姐,当初你在我脸上刻了这两个字,今天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像你这样的丑女,这辈子也不能再嫁入皇家咯!”

她勾唇,幽幽笑开,心情很是愉悦。

周遭乱成一团,唯独一袭大红袍的姑苏子息不动如山。

他眉头微皱着,黑眸似一湾深潭,直勾勾地盯着月星晚手里的匕首看。

他这样的眼神,让月星晚心里发毛,莫非,这男人认出她来了?

反正目的已达到,还是快点离开的好!

她急忙运功,凌空而起。

这时,一只大手伸过来,抓住了她脚踝。

“傻子,毁了本王的婚事就想逃?”

姑苏子息幽幽说着,狠狠一拽。

她的身子从半空中跌落,踉跄了两下,勉勉强强的站住了脚跟。

又听他道:“要么,你把你手中的匕首给我作为赔偿,要么,你替你妹妹嫁与我。”

听闻这话,月星晚心情复杂。

果然被认出来了呀!他这是想要讨债呀!

还没来得及说话,忽有两个小萌娃从天而降,威风凛凛的护在月星晚的跟前。

月亮沉着一张小脸:“要匕首,不可能!”

月牙拿着账本,笑得奸诈:“要娶我娘亲,准备聘礼黄金白银各一百万两,良田万顷!”

咳咳!

月星晚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没想到,她的这两个儿子比姑苏子息还会狮子大开口。

姑苏子息略显诧异,直勾勾地盯着两小只看。

周遭的人们也炸开了锅,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月星晚这个傻子被人毁了清白之后,消失了七年。

现如今,她竟然带着两个父不祥的私生子回来了。

月星晚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纠正道:“错,是三个!”

她说着,大手指向了房顶。

只见,房顶上破了个大口子的地方,小星星眼巴巴的趴在那儿。

“大哥二哥,接好!我要下来了哦!”

说完,毫不犹豫就往下跳。

兄弟二人准确无误的接住了小星星,三人护在月星晚的跟前,一副小鹰护老鸡的模样。

月星晚一脸不屑的看着姑苏子息:“摄政王爷,看到了吗,我家的三个娃儿都会打酱油了!你还想要娶我吗?”

出乎她的意料,姑苏子息面不改色。

还语出惊人道:“娶一送三?如此甚好!本王赚了个大便宜呢。”

月星晚愣住,宛如被晴天霹雳劈中。

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喜欢戴绿帽子?

回过神来之后,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哦哟,你倒是想娶,就怕我家相公不同意呢。”

这时,小星星忽然冒出来,拔高声音拆台。

“娘亲,你没有相公啊!你忘了吗?”

月星晚僵住!

这乖乖,怕不是黑心棉吧?

老母亲不要面子的吗!

不停的冲着她使眼色,垂死挣扎道:“谁说我没有相公的!星星,不准乱说话!”

星星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害:“没事的娘亲,没有相公不丢人!咱们积极的找一个就好了!别气馁!”

小丫头说着,冲过去抱住了姑苏子息的大腿,两眼冒金光。

“我看这个大叔长得那么漂亮,做我们的爹爹,你的相公,就挺好啊!”

月星晚万分无奈。

星星这小家伙哪都好,就是,就是有点花痴来着。

作为她的哥哥,月亮和月牙汗颜,连忙把她拽了过来。

姑苏子息被星星逗乐,笑看着她,“本王也觉得,做你们娘亲的夫君,甚好!”

小星星两眼放光,还想再说什么,月亮和月牙快速捂住了她的嘴巴!

又被他这话惊得一个趔趄,月星晚狐疑的看着他,这厮,怕是脑袋有问题哦。

月凝露容貌尽毁,姑苏子息也是个没良心的主,立刻宣布这桩婚事取消。

月凝露一听,哭哭啼啼的指责了月星晚一番后,朝着一旁的那棵柱子撞去。

她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拉住她。

于是,上演了一出小姐一心寻死,丫鬟一心不让她死的闹剧。

月星晚眉梢挑了挑,对着月亮和月牙开口:“坏女人要以死谢罪,你们两个去,让她死得利索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