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重生(1 / 1)

刚刚一气之下说的退婚,在云清芷冷静下来之后,就隐隐有些后悔了。

她只想到了自己绝对不能认下这个屈辱,却忘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退婚这件事,会对晋王府造成多大的影响。

就在自己想要退缩的时候,她的父王告诉她,只要她愿意,就算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他依旧愿意为她兜住,他甚至都为她安排好了后路,让她没有了后顾之忧。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理由要退缩呢?

“我要退婚!!!”

温婉的声音虽然柔弱,但是却铿锵用力,眼神是那么的坚定认真。

云清芷用自己的态度表明了自己绝对不可能原谅林博雅犯下的错。

这一次,轮到林博雅傻眼了。

正如云清芷说的,他们有十几年的感情,他自认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云清芷,自然也能够看得出云清芷坚定不退缩的外表下,有着怎样的一颗优柔寡断的心。

对外她确实是一个强大的人,但是对于放在心间上的人,她却用尽了一生的温柔。

退婚不过是云清芷的一时气语,待到冷静的时候,自然也就不会再坚持。

所以他一直都是有恃无恐,根本就不担心。

可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最后,居然脱离了他的掌控,云清芷居然是来真的,这个结果让林博雅完全无法接受。

“我不接受退婚,我不接受。”林博雅起身急切的喊道。

“轮得到你说不接受就不接受的吗?”

祝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还记得你当初上门下聘的时候对我夫妻两的承诺吗?你说你这一生都不会让芷儿难过,你说你会加倍努力,让芷儿过得比在家里的时候还要好,你会让芷儿成为这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你当初说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可是你做了什么,大婚之日,你就能做出这样的混账事,你让我如何安心将芷儿交到你的手上?”

“不就是拜了堂吗?既然未有夫妻之实,我宁愿让芷儿的名声受损,我也不愿意让她往后余生过得痛苦凄凉。”

祝岚这一生都是按照大家闺秀的典范教导着长大的,向来都是遵循着三从四德,束缚于世俗常规。

能够让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宁愿遭受流言蜚语也要给云清芷退婚,这就足以说明了,这一桩婚事,是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既然如此,那就退了吧。”

林正清仿佛老了几岁,疲惫颓废的开口道。

“我会向外说清楚这件事情的缘由,尽可能的减少对清芷名声的损坏,嫁妆你们到时候也一并带走,至于当初下的聘礼,就当做是我替我那孽障儿子对清芷的赔罪,不用送回来了。”

枉他一生自认公正清明,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居然会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也怪他没有教好儿子,不然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丑事。

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过后,林府应该遭受什么样过得流言蜚语。

“老爷---”

林夫人了解自家老爷的性子,知道在他暴怒的时候劝阻,往往就只会适得其反。

现在林正清的情绪平复了,林夫人才敢开口劝阻。

“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就这么退婚了,不好吧?”

林夫人了解自己的儿子,知道林博雅对云清芷是有一定的感情的,不然刚刚云清芷坚决要退亲的时候,儿子也不会那么焦急的反对。

作为母亲,她虽然觉得儿子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情确实不对,但是男子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

就连林正清自己,后院不也养了几个侍妾吗?

当真以为所有的人都和晋王一样,就只有晋王妃一个人吗?

“住口,慈母多败儿,他今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至少占了大部分的责任,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他是常年公务缠身没有多余的时间管教孩子,但是文若云呢?

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她还有什么脸面说不退婚?

看林正清的怒火又即将燃起,文若云就只能乖乖的龟缩一旁,不敢再多说。

见此情况,林博雅面若死灰,心灰意冷,反倒是白曼丽,满脸的喜色。

既然退婚了,那林大哥就可以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不过,白曼丽也知道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显现自己的欢喜,连忙低下了头,掩饰住自己溢出眼眶的欢喜之意。

云家执意退婚,林家因为有错在先,也不敢阻拦,乖乖的退了这门亲事。

云清芷在湘儿和沅儿的帮助下,换下一身嫁衣,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离开林府。

在踏出林府的大门之后,云清芷只觉得心中的那一股郁气散去,忽然感觉喉中一阵腥甜,不受控制的呕了一口血,软绵绵的躺倒在地,眼前的场面一阵模糊,最终陷入了一片黑暗。

“小姐......”

“芷儿......”

迷糊中,她好像听到丫鬟还有父母的惊呼,那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恐慌与担忧。

也不知道在黑暗中过了多久,有意识的时候,眼前飘过了一张张画面,画面中的人都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不知道为何,云清芷总觉得画面中的那个自己,并不是她。

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

云清芷想要清醒过来,却一直不能醒,只能无奈的看着画面中的自己,是如何一步步的走进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等到画面中的自己惨死之时,那种孤注一掷,不顾一切的用自己的魂魄来生作为诅咒,诅咒林博雅还有白曼丽终其一生穷困潦倒,万劫不复时,她终于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云清芷浑身是汗,浑身湿淋淋的,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一样,看起来异常的狼狈和可怜。

这里是......

云清芷看了看四周,这分明就是她未出阁是的闺房,她从林家回来了?

云清芷记得,自己刚出林家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吐了一口血昏迷了过去。

这是父母将她抬回来了?

只不过,沅儿还有湘儿都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