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情书败露(1 / 1)

“左子慕,你给我站起来!”

英语老师林灭绝放下手中的课本,两道凛冽的目光紧紧锁住左子慕。

林灭绝,本名叫做林莹,带高一5、6两个班的英语,40岁左右,披肩的长发中夹着几缕白发,小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金边眼镜。

初次见到这样清秀的女老师,同学们不由得暗自窃喜,以为她一定人如其貌,和蔼可亲。哪曾想,这家伙简直就是灭绝师太转世,她似乎看谁都不顺眼,一双寻仇似的眼睛时刻盯着讲台下的学生,一旦发现胆敢造次者,不让他历经劫难怀疑人生决不罢休。

左子慕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低垂的头就快挨到课桌了。

“我刚才上课讲了什么内容?你复述一下!”林灭绝的话不怒自威,像是从冷藏室里吹出来的风,让人不寒而栗。

“刚才讲的是……是……”左子慕一片茫然,他刚才根本就没听课。

“begoodto”,同桌朱晋小声提醒。

“be……be……begirltwo”,左子慕实在没怎么听清,只得照葫芦画瓢的复述。

“刷”的一声,厚厚的英语课本像砖头一样朝左子慕砸了过来。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林灭绝深谙兵法之道。

左子慕下意识地闭紧了双眼,肌肉紧绷,等着迎接英语课本的撞击。

只听得“啪”的一声巨响,但奇怪的是,左子慕并未感受到任何疼痛。

他睁开眼一看,发现英语课本并未击中自己,而是砸在了同桌的课桌上,一瓶英雄牌墨汁被打翻,藏蓝色的墨水在同桌的课桌上肆意蔓延。

朱晋的书上衣服上脸上,都沾染着斑斑墨迹。可他却仍正襟危坐,一动不敢动。左子慕拼命咬住嘴唇,才忍住了快要喷薄而出的笑意。

对于自己的失手,林灭绝视而未见。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依然沉着脸:“你上课的时候,魂都跑哪儿去了。”

“我……我……”左子慕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在写信吧。

左子慕吞吞吐吐间,林灭绝似已施展了“凌波微步”的功夫,转瞬便已来到左子慕的课桌前。

左子慕直吓得灵魂差点出了窍,他紧张地将手压在英语课本上,这欲盖弥彰的动作,怎能逃过林灭绝的火眼金睛。

她一把夺过左子慕的英语书,一张淡雅清香的信纸飘然落地,林灭绝连忙捡了起来,眼睛向那信纸上扫了扫,整个脸立刻垮了下来。

林灭绝踱回讲台,把信纸往桌上使劲一拍:“还要脸不?小小年纪,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真的替你们感到害臊,小小年纪就情啊爱呀的,你们对得起父母,对得起老师,对得起国家吗?”

我又没影响学习,怎么就对不起了?左子慕在心中小声的嘀咕着。

“不要以为你们能爱情学习两手抓,你们太高估自己了,我见过太多这样的学生,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把学习慢慢拖垮的。”

林灭绝一边说一边用目光缓缓扫视着全体学生,仿佛在座每一个人都已陷入了早恋的泥淖之中。

“更可恶的是……”林灭绝狠狠瞪了一眼左子慕。

“你写信也就罢了,却偏偏在我的英语课上写,难道我的课就这么枯燥乏味吗?”

林灭绝气得直拍桌子。

左子慕低垂着头,一声不吭。

“左子慕,你上来,把这封信念一遍,我看你知不知羞耻。”林灭绝用手指扣了扣桌上的信纸,眼睛逼视着左子慕。

什么?不是吧,这特么不是要当众揭我的底裤吗?

左子慕讷讷地站着,没有要移动的意思。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把你请上台吗?”林灭绝不耐烦地催促道。

唉,都怪自己,干嘛非要在林灭绝的课上写信呢?这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谁,左子慕只得硬着头皮,慢慢蹭到了讲台上。

他拿起了信纸,眼睛扫了一下讲台下面,只见有些同学已经面露喜色,等着听笑话呢。

“咳咳”,左子慕清了清嗓子,低声念道:“小美,你还好吗……”

“声音大一点”,林灭绝一声断喝。

“小美,你还好吗?

真的难以置信,能和你考到同一所高中。这所学校依山傍水,真的很美,我们初中班级里只有我们两考上了这所市重点学校,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我要感谢上天的安排,同时更要感谢你,因为是你激励了我,让我强烈地渴望和你考入同一所高中,这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巨大动力。

入学浮山中学这么久了,一直还没有机会跟你好好说说话,几次在校园里碰到的时候,都是太过匆忙,每次你的嫣然一笑,都会让我心情好上一整天。

最近秋意渐浓,浮山上的景色一定越发迷人,很想和你徜徉山中,如果这个周末你方便的话,能否一同去山上转转?”

左子慕放下信,忐忑地等待着林灭绝的末日审判。

底下的同学们观看了一场窥探隐私的好戏,激动和兴奋将他们的脸燃得红扑扑的。

“叮铃铃”,下课铃声忽然响起。

左子慕长吁一口气,终于可以逃过这一劫了。

林灭绝收拾好英语教材,快要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忽然又转回身。

“哦,对了,左子慕,你放学后,举着情书到食堂门口站着。”

什么?还要游街示众,不是吧,这么变态?!左子慕默不作声,打算装作听不见。

“如果你胆敢不去,以后我的课你就不用上了。我会派人盯着,不站满半小时,不许走!”

林灭绝补充了一句,她果然还是没有放过左子慕。